SEEWELL 专访 | 吴达新:家乡是一波海浪

闽江计划第二回:山海、神邸与乡愁

前期系列访谈(一)



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将于近期举办2020年第一场展览“闽江计划第二回:山海、神邸与乡愁”,为此我们做了一系列前期访谈,采访了六位闽籍艺术家,跨越60s、70s、80s、90s四个年代。就像闽南歌曲中唱到的“阮(我)是跑江湖的艺人”,艺术家有的已经回到家乡继续艺术工作,有的还在外拼搏持续创作,也有的正准备离开福建北上。我们根据艺术家的个体经历和对家乡的思考展开电话访谈,呈现出四代人对于乡愁不一样的认识,也呈现出闽籍艺术家的共性和时代差异,是一次对于闽籍艺术家的梳理记录。


本期的访谈对象是福建泉州籍艺术家吴达新老师,他的经历展示给我们,自80年代出国留学、2008年回国继续从事艺术创作,对于家的思念是如何藏在他的艺术道路之中。犹如闽南歌曲《鼓声若响》中所唱的“日日夜夜在做梦,轨转回去找我温暖的家乡”。



艺术家吴达新老师从自身经历谈乡愁

视频由艺术家吴达新老师提供   字幕剪辑:李必豪




吴达新:

家乡是一波海浪


以下内容由电话访谈录音整理

采访   |   李子然

校正   |   程超

图片   |   由吴达新老师惠允


艺术家吴达新与2017艺术厦门博览会上首次与公众见面的《巨浪》.jpg

艺术家吴达新与2017艺术厦门博览会上首次与公众见面的《巨浪》



老师您现在的工作室是在哪里呢?工作和生活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2008年是因为奥运会回来的,离开中国已经很久了。第一次回北京的时候觉得特别好,很干净,最主要是自己的国家,当时也认识了很多艺术家朋友,然后我就决定在北京做了一个工作室,紧接着工作室也慢慢成型,各方面也都开始运作了。后来去年七月份用了差不多将近十年的工作室被清退了,我那时候一开始也觉得很沮丧,建立起来的整个系统被摧毁,打击很大。后来我把这些东西分别留在了北京和福建的家乡,很快的又投入到另外一种工作状态。现在每两三个月就回北京一趟,保持一种在场的状态,大部分时间就在泉州新创立的工作室里面做事情。


艺术家吴达新(左二)在北京展览现场.jpg

艺术家吴达新(左二)在北京展览现场



把工作室改到家乡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感受吗?



其实在北京的时候也是这样,北京、福建两地跑,毕竟家还在福建,所以我必须经常回来。现在只是换了另外一种形式,重心侧重于自己的家乡而已。一直觉得我的很多创作跟泉州的这些地方文化好像都有点关联,特别是我回到家乡来的时候,有很多的灵感都是从这里小时候的一些所见所闻或是自己的体验得来的。特别是去年三月份,在北京做展览“陆地和声”的时候,作品里面包含着“家乡”的味道也是特别浓。


“陆地和声”展览现场(1).jpg


“陆地和声”展览现场(2).jpg

“陆地和声”展览现场


离开北京以后就在家乡这里,把一个老洋楼改造成艺术空间,在二楼可以看到离这个空间一百米左右的塔尖,它被一颗龙眼树遮住了大部分的塔身,只有塔尖看得特别清楚,这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以此做了一个创作,用五百个齿轮以塔尖为参照做了一个七重塔。这是老家的古老元素给我提供的情感和创作素材。


展览“陆地和声”作品.jpg

展览“陆地和声”作品

七重塔 | Seven-Storeyed Pagoda   560x400x400cm ,不锈钢齿轮、电机,2018-2019


从泉州1915艺术空间二楼看见的塔顶,塔身被龙眼树遮住,只能看见塔顶尖端.jpg

从泉州1915艺术空间二楼看见的塔顶,塔身被龙眼树遮住,只能看见塔顶尖端



以前在美国创作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作品做的非常极简,而且有一种“禅意”。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回来的时候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根在哪里?也就是在找身份的认同感。从“长城计划”开始以中国大文化环境作为背景,近年来,作品做的越来越跟自己的家乡有关系,我感觉这个才是最原初的一种艺术感受。就像在小时候的走街串巷,寺庙里面放着那些古代雕塑,看着那些古代建筑,这都是我最初的一种艺术启蒙。所以从老家吸取的灵感,其实用这些东西也让我觉得很安心,包括做的“飞天”也是从泉州的这些元素里得到的这些灵感



2014年东亚文化之都闭幕式、海上丝路国际艺术节开幕作品 即:吴达新最新作品发布会-《飞天雅音》现场.jpg

2014年东亚文化之都闭幕式、海上丝路国际艺术节开幕作品 即:吴达新最新作品发布会-《飞天雅音》现场



您的作品中有很多自然的元素,比如冰、竹子、木头、稻草,在展览“陆地和声”中有个作品就是柱子上的“稻草龙”,材料很日常,但是有很强的仪式感,会像“萨满”一样,这与福建的文化有什么样的关系,或者又是从哪来?



艺术家吴达新作品《Ashley的心》使用机械制冷制作一颗心脏,灵感则来自于在藏区旅行途中,为突发心脏病而送往成都的澳大利亚作家Ashley Crawford作翻译的经历。.jpg

艺术家吴达新作品《Ashley的心》使用机械制冷制作一颗心脏,灵感则来自于在藏区旅行途中,为突发心脏病而送往成都的澳大利亚作家Ashley Crawford作翻译的经历。



是的,那时候我跟画廊主在谈个展的时候,画廊主把所有的空间都授权给我改造,不作任何干涉。我想把整个画廊空间变成一个“修道”的道场!这种想法是从在日本京都的一次旅行中获得的,观看这些寺庙的时候让我非常震撼,他的那种禅意,那种让人能够静下心来跟神对话的氛围,是我在中国的寺庙里所没有感受到的。我就想说中国人出了什么问题,因为佛教和禅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而在另一个国度里面保存的那么完整。是不是中国古代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寺庙也是像日本一样,一进去让你感觉离开了尘世间的那种浮躁,进入到一种非常安静可以跟神对话的情境中。所以我要用艺术的方式再造富有禅意的人文空间,让人在面对当代艺术时再次追溯到我们以前的那种精神家园。


因此我就开始构思了,一进入空间的时候,画廊前厅的柱子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它本身就给观众很大的一种障碍。思考了很久,有一天我就突然想到,其实我们在小时候,在家乡的寺庙有很多龙柱,这个柱子盘了一条龙做装饰。这个是古人的一种智慧,这样看这个柱子就不那么刺眼,龙又有它的意义在里面,我就想不妨在这个画廊的柱子上做一条龙。于是就是用泥巴和稻草,这种属于中国农耕文明的元素,做了一条龙,用剩下那些材料泼在后面的白色墙体上。我一看就舒服了,这下就像一条刚刚出水的龙,把身上的水稍微抖一抖。这种代表着中国人统治力的图腾跟展览的主题“陆地和声”特别合适。后面陆续几个空间的节奏变化也是很合理的,一环扣着一环,也把要表达的东西拿出来了。这个展览我也是觉得特别的完整,到目前为止是让我很心满意足的过了一把瘾,是那种特别的对的东西。



展览“陆地和声”作品(2).jpg

展览“陆地和声”作品

Long (Dragon) 尺寸可变   ,稻草、泥土 ,2019



您会把这种态度放在创作里面,其实也是体现了您对文化的思考,或者说当代艺术家要承担什么样一个文化责任。



我一直想做这样的一个展览,目的是想寻找中国人以往的那种精神家园,很淳朴很单纯的那种精神。其实每个人都会出问题的,但是当我们出问题的时候,是否有能够让我们去反省自己,有一个去跟神对话的空间。我在想古时候就那么小小的一个城市,可寺庙那么大,是已经知道说要修复精神上的这种损伤,需要有这么大的空间吧?中国现在因为发展而把这种精神的修复忽略掉了,盖了高楼大厦。唯一能静下心来,跟神对话的空间没有了,那么就容易出问题。所以我一直在以一种批判的态度在创作,会自然而然在作品上表现出对这种问题的一种揭露、批判,并提出一种解决办法。不是为了批判而批判,其实更多应该是一种疏导。就像这次,确实我觉得国内在疫情下,大家也是尽可能做出一些努力,我现在也想以后是否可以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专门帮助那些卫生医疗人员。



艺术家吴达新以及墙上的“长城计划”摄影记录.jpg

艺术家吴达新以及墙上的“长城计划”摄影记录



您回到泉州以后,也做了很多展览,包括建立了1915艺术空间。对您来说,当代艺术与本地会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我回到泉州也是考虑到父母在不远行,我已经在外面漂泊那么久,我母亲年龄也挺大,是考虑说可以回来找点事情,然后多一点时间陪她,刚好也有这样的一个空间的存在,所以我就想说刚好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唯一能够给这个城市做的就是当代艺术,刚好这个时代也才有可能。97年的时候,我在日本留学读东洋艺术史,曾经带了7个东京艺大的毕业研究生,回到泉州来驻地创作,那时没有什么外界关注。我也通过关系联系到工厂给了一个创作的空间,给了一些材料,做了很多不错的雕塑作品,这些雕塑作品又被当成材料做成产品。那时候这样的交流项目社会是不关注的!


这次一回来的时候,整个社会就对你抱有一种欢迎的态度。虽然他们还是不懂什么是当代艺术,但他们认可这种的存在,他们喜欢这种东西,觉得这很时尚很时髦,至少知道这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做起来就比较轻松,比较受认可。在美国的时候,看到很多有钱人去世时就把自己的别墅改造成个人的收藏美术馆,对我启发很大,这个洋楼如果我不去拯救它的话,它可能就成为一个民宿或者一个私人会所。如果我来为它做点事情的话,把它改造成一个当代艺术空间,还可以让它换一种生命形式存在,而且能够体现它的价值,得到社会上的一些支持就顺理成章,然后我又有回来做点事情的这种意愿,一拍即合就把这个事情给落地了。



泉州1915艺术空间.jpg

泉州1915艺术空间



去年您在福州有参加两次展览,一次在福州玄之美术馆,一次在烟台山艺术中心,分别展出了《药师》跟《飞天》两件作品。我感觉有一点不一样的是,您对家乡的“乡愁”是带回来的,除了对家乡记忆的思念,您还有一种奉献的情怀。这让我觉得有点像福建人经常提到的宗族责任感,往往在外拼搏的人会回到家乡,为家乡出一份力。



我觉得家乡的这些当代艺术活动要多参加了,不管它的规模多大多小。你是这里的人,如果你不来做,谁来做呢?


福建人得谈宗族的责任感。我觉得福建的艺术家这方面比较强烈,可能跟海洋文化有关系。我爷爷很早就去了菲律宾,好像只在57年回国一次,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那时说你要珍惜亲人回来的时间,说不定出去以后就永远再回不来了。现在可能不会,但那个时候阴影一直在。



艺术家吴达新在美国时的照片.jpg

艺术家吴达新在美国时的照片



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就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我能不能回来再看到我的父母?因为我那时候读书完以后要拿绿卡,那时候叫做“坐移民监”,在美国要呆满十年,不能够离开这个国家直到拿到绿卡,所以我那时候睡觉闭上眼都有点怕。如果为了个人的这种野心,待到拿到绿卡再回国的时候,我父母是不是还在?那种罩在身上的阴影,我一直很怕这一点。当然我08年就回来了,然后我跟我父母还相处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老天爷对我很眷顾了。所以这种恐惧,人实在吃不消。那时候也是在这种阴影下不断地创作,回来就希望有更多的补偿。



吴达新.png

/ 吴达新 /


1969年生于福建泉州,1992年毕业于华侨大学外语系日语专业。同年留学日本,就读于日本国立琦玉大学教育学部研究生,师从山口静一教授专修东洋美术史,2001年移居美国,在纽约市立大学学习影像技术,2007年毕业。



个展


2019

“陆地和声” 北京艺凯旋画廊,中国

2015

“巨鳄来袭” 北京芳草地,中国

2013

“失度“   唐人画廊, 北京, 中国

2012

“亚洲一” 香港国际艺术展,香港,中国

2010

“阴谋论”,空间站,北京,中国

2008

“ 货币肖像”,美国“真正艺术之路”艺术基金会,美国

2007

“吴达新/肖像”,纽约爱得华画廊,纽约,美国


群展


2019

“第二届安仁双年展”安仁,中国

“第二届平遥国际雕塑节” 平遥   中国

“无住”福州玄之美术馆,中国

2015

“力的共生”泉州,中国

2014

24艺术计划“NAISSANCE”   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日常之名”成都蓝顶艺术节主题展,成都,中国

“艺术北京-2014“北京,中国

2013

“不期而遇 Art SANYA当代艺术展”三亚,中国

“空间的肖像“芳草地艺术节,芳草地画廊,北京,中国

2012

“中意双年展”米兰,意大利

“卡塞尔中国公共艺术展”卡塞尔,德国

“越后妻有大地三年展”新泻,日本

“ 西班牙摄影展”,马德里,西班牙

2011

“在风景线上的第一生命居住项目“中澳文化交流展,北京,中国

首届南京双年展,南京,中国

“伟大的表演”,佩斯北京画廊,北京,中国

“调节器”第二届今日文献展,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0

“改造历史” 2000—2009年中国新艺术,北京,中国

“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中国

“德国美茵茨艺术博览会”,美茵茨,德国

2009

"Green" 当代艺术展,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展厅,北京,中国

"书"+"道",北京798圣东方艺术画廊,北京,中国

“北京798艺术节”,北京,中国

“Some Rooms”,奥沙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2008

“独白”,北京798 水木空间,北京,中国

“断舌” ,798 梯空间,北京,中国

“下一个” 芝加哥艺术博览会,芝加哥,美国

德国美茵茨洲艺术家博览会,美茵茨,德国

2007

“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博览会”,纽约,美国

“龙的变身-中国当代摄影展”,纽约中国广场画廊,纽约,美国